布依族在线官方网站
新闻详情

布依族医药文化发展的思考

7
发表时间:2024-05-18 22:41作者:田关莲来源:云南中医

当今,“崇尚天然、回归自然”,发展“绿色药业”,已成为世界消费潮流的趋势,这给我国传统医药的发展带来了良好机遇。布依族医药也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但是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也不容我们忽视。

布依族医药的优势

1.孕育与蕴藏着丰富的天然药物资源。

云南、贵州地貌类型多样,地形复杂多变与地处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区组合,造成了多种气候类型的交错分布。水平气候差异和垂直气候差异的变化导致“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立体性明显,多异性突出。复杂而奇特的生态环境形成了生物的多样性,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非常适合于中草药生长,适宜引种驯化、家种家养药材。

2.具有深厚而独特的民族医药传统。

详细内容点击链接阅读: 我国民族医药宝库中的一朵奇葩——布依族医药

阻碍布依族医药发展的因素

思想上,观念落后,思想保守。一些传统观念认为,民族医药只能由本民族进行发掘整理,其他民族不宜开发。且总是抱着民族医药的特色优势津津乐道,不下大功夫去研究和分析市场, 民族医药的比较优势难以转化为现实优势。

此外,布依族医药受“非人不传”“非时不传”“传男不传女”思想的影响,一些宝贵的、疗效卓越的单方、验方、秘方不轻易传授,虽然这一定程度避免了“庸医杀人”,也可控制“借医敲诈”者,但也干扰和阻碍了布依族医药发展。

社会经济及人才教育上,民族医药基础理论研究工作薄弱,人才培养工作不力。且由于各部门对继承和发扬民族医药理论的重要性认识不足,缺乏资金及人力的投入,使民族医药的基础研究工作举步维艰,长此以往,必将成为制约民族医药现代化的“瓶颈”。

民族医药企业规模小、技术和质量水平低。民族医药企业大多停留在设施简陋、工艺落后的手工作坊生产方式中,产品的质量、疗效、稳定性没有保证。

民族药资源保护性开发工作不力。民族药资源丰富,且存在对其基源、分布、储量、生态不清的问题。加之民族药所处自然环境的破坏、药材滥采滥挖现象严重及“重药用开发、轻药源培植”的急功近利偏向,加剧了民族医药资源的破坏。

民族医药市场竞争的无序化状态日益加剧。民族医药企业的低水平重复建设导致民族医药市场竞争的无序化。民族医药产品缺乏科技含量、缺乏民族文化内涵,多数企业没有自主开发新药的能力和真正构建产品的知识及技术壁垒,产品结构单一、雷同,必将加剧民族医药市场的不正当竞争状况。

总体来说,布依族医药生产和管理水平比较低,布依族医药生产企业的效益还不高,特别是缺少名牌产品和拳头产品,布依族医药的研究开发力量还较薄弱,队伍也比较分散,资金投入不足,布依族医药研究和生产的设备、手段得不到及时的更新。

传承历史发展上,旧时社会对民族民间医药的排斥、扼杀,同样出现在布依族医药上。其次,布依族自古只有本民族语言而没有本民族文字(目前布依文在积极推行中),这些医药知识全靠祖辈相传、言传心授、师承徒继等口传心授的方式而代代相传。 许多医药经验未能很好地继承下来,甚至失传。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布依医药的发展,影响了布依族医药经验的交流与推广。

总之,布依族地理环境有着比较丰富的布依族医药资源,但是这种资源优势还没有转化为产业优势、市场优势。究其原因认为与过去基础薄弱,行业内部缺少高素质人才等诸多因素有关。拿药物开发来说,近几年,布依族医药的研发和剂型改革工作刚刚起步,这方面的组织机构还不健全,民族药的标准化和规范化方面的工作也比较滞后。

建议与对策

(一)我们必须从思想的根源上改变布依族人“闭关自守”的思想。

(二)布依药产业技术创新体系的人才保障。首先,要充分调动中医药科研人员的积极性,从行政及法律上保护科技人员的科技成果与知识产权,使科研人员的价值得到充分体现;其次,就是要造就一批新型的研究与管理人才,重视新型企业家的培养,借助现代科技方法和手段,提升民族医药基础理论研究水平。

(三)政府政策上,努力营造宽松的投资环境;对生产民族药物的企业给予政策扶持、减免税收等优惠政策;加大经济投入及挖掘并记录布依族药物力度,对民族医药用植物有计划地种植、保护和开发,为民族药的生产和利用,提供坚实的资源基础;严格控制低水平的重复建设;加快布依族医药现代化中心的建设,建立现代化的布依族医药研究室、实验室、临床研究基地和布依族医药信息库,健全现代布依族医药研究开发体系。

(四)企业管理上,遵循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加大民族药物生产销售企业的改制力度,拓宽资金渠道,改革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提高管理水平和生产效益,组建研究、开发、生产、药材种植、营销一体化的民族医药集团,就是说建立科工贸一体化、规模化、集约化的企业集团。

( 五)挖掘及创造自己独具特色的民族医药。布依族医药有许多独特而有效的诊疗方法,如药线点灸、药物拔罐、经筋治疗、熏蒸疗法、刮痧疗法、火攻疗法、陶针疗法等,但是这些疗法没有发展,难以推广并为人们所接受。因此,民族医药中的哪些特色疗法、治病经验适合现代人治病、保健的需求,是民族医药必须研究开发的问题。我们应注重挖掘民族医药最具特色的传统诊疗技术和方法,进而创造现代的医药新技法、新药物进—步推动民族医药的迅猛发展。

结语

我们有责任挑起弘扬布依族医药的重担, 面对布依族医药的历史传统我们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不断地继承、不断创新,努力发展。重点在于细致整理前人资料、不断挖掘其深层价值并加以开发利用,使其进一步扩大影响,走向世界,造福人类健康。

本文作者:田关莲( 云南中医药大学), 熊秋二( 盘州市第五中学) ,王春敏(云南中医药大学),高劼(云南中医药大学),尹丽华( 云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老年病科)

投稿邮箱:byzzx@qq.com(长期征稿)

投稿热线:165-9999-6444

最新动态

最新动态

副标题

文章列表

文章列表

副标题

“布依族的刺绣技艺分素绣法、彩绣法、剪贴法、扎染法四个内容。要做好刺绣的前提首先是绘画,只有将要刺绣的图案画出来,才能依托图案进行刺绣。”在望谟县搬迁安置点平洞街道亚鲁社区,贵州树娘绣刺绣有限公司举办的培训班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布依族刺绣)代表性传承人韦树章,正在给绣娘学员们讲解着刺绣的内容。(图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布依族刺绣)代表性传承人韦树章)韦树章一边说着一边在一张桌子上铺开...

副标题

特色村寨

特色村寨

副标题

好花红村距惠水县城18公里,是一个以布依族为主体的民族村,是著名布依族民歌《好花红》的发源地,也是著名的“中国金钱橘之乡”和“中华布依第一堂屋”所在地。全村7.76平方公里,辖14个村民小组,15个自然村寨,668户,总人口3125人,其中布依族人口2816人,布依族人口占全村总人口的95.6%。《好花红》传唱于清朝末期,迄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布依族是贵州的土著民族,是古代濮越人的后裔,也是古……
站长抖音号
投稿邮箱:byzzx@qq.com
新闻热线:165-9999-6444
Copyright © 2015-2024 布依族在线(www.buyizu.cn)
▌ 指导单位:贵州省布依族青年联谊会
▌ 主办单位:布依族在线编辑部
▌ 创  始  人:邓守强
▌ 许可证号: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黔ICP备2020011998号-1
▌ 法律顾问:贵州北鸣律师事务所 罗勇 律师
官方微信公众号